科技发展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科技发展
名称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
发布机构 科技外事处 索引号 2189234/2021-01748
主题分类 科技发展 文号
发布日期 2021-09-08 主题词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

发布日期:2021-09-08 11:33 信息来源:科技外事处 访问量:? 字体 :[ 大 ][ 中 ][ 小 ]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海洋开放、开发程度越来越高以及海洋经济发展速度加快,党和政府根据改革发展需要制定出台一系列相关法规政策,对我国海洋经济活动进行宏观指导、协调与控制。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是党和政府通过对我国各类海洋经济活动的条件、动机、模式、规律进行总结与认识,以及对各种海洋经济现象与海洋经济问题进行分析与阐释之后,为实现海洋经济各环节与重要方面的阶段性发展目标而制定的海洋发展的路线纲领,这其中包括推动海洋经济发展的具体法律、条例、规定、办法、意见、决定、规划、通知等。有鉴于此,对我国海洋经济政策开展系统性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及现实意义。近年来,学术界围绕着我国海洋经济政策进行了可贵的探讨与研究。本文在吸收前人研究成果精华及对相关档案文献进行解读分析的基础上,将对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演进脉络及其演进的历史经验与现实启示作出系统性研究。

1 新时期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演进(1979-2011年)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一直都非常重视海洋经济发展,并逐渐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海洋经济政策体系。然而,在不同的国际与国内背景下,我国海洋经济政策也在不断演进的过程中呈现出鲜明的阶段性特征。

1.1我国海洋经济政策体系的确立

    改革开放初期,我国海洋经济政策在国际层面体现出鲜明的开放性特征。我国同日本、美国等海洋强国签署《中日贸易协定》《中日海运协定》《中美贸易关系协定》《中美海运协定》等一系列海洋贸易协定,与这些国家建立了正常的海上贸易关系。同时,我国在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城市、沿海经济开放区推出了一系列沿海开放的政策。由此观之,我国开放性海洋经济政策的确立既为我国海洋事业的发展开拓了世界市场,引进了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同时也推动着国际海洋领域的合作与发展。在国内层面,随着改革开放向纵深挺进,我国海洋经济政策调整也不再局限于政府的计划调节,市场化特征逐步显现,充分带动了海洋经济主体的自主性、积极性。譬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一方面国家放宽政策,在海洋领域实行多种形式的生产责任制,拓宽涉海企业的自主经营权限;另一方面国家还大幅度提高了水产品计划收购价格,同时允许计划外议价,改变了单一的计划收购、零售价格形式,开始了水产品价格的双轨制。在这些海洋经济政策影响之下,1986-1992年我国海洋生产总值持续增长,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也稳中有升,成为推动国民经济发展新的动力因素。

1.2我国海洋经济政策体系的发展

    20世纪90年代,随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正式生效,我国海洋经济政策也开始聚焦于海洋开发领域。在这一时期党和政府为了保证我国海洋工作能够合理有序开展,加强了对海洋开发的宏观规划与指导。1995年,国家计委、国家科委、国家海洋局联合发布《全国海洋开发规划》,目的是通过实施科技兴海以及海陆一体化开发,统筹各海区以及各类资源的综合开发,增进海洋开发综合效益。1996年,国家海洋局制定的《中国海洋21世纪议程》作为九五期间和21世纪初期我国海洋事业的指导性文件和行动纲领,它将海洋资源的可持续开发和保护作为主要领域,通过全面分析我国涉海事业发展遇到的机遇和挑战,提出了我国海洋事业的战略原则。19985月,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中国海洋事业的发展》,提出了合理开发利用海洋资源的海洋经济政策。20035月,国务院印发《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规划纲要》,这也是我国制定的第一个指导全国海洋经济发展的宏伟蓝图和纲领性文件。

    伴随海洋经济政策的发展演进,我国初步形成较为综合全面的海洋经济政策体系。2003年我国主要海洋产业总产值首次突破1万亿元。  “十五期末主要海洋产业增加值为7202亿元,比十五期初增长一倍,海洋产业增加值占国民经济的比重达到4.0%,比十五期初高出了0.6个百分点。

1.3我国海洋经济政策体系的推进

    21世纪以来,由于我国海洋开发范围与强度的不断扩大,传统粗放型发展模式造成的海洋环境问题特别是近岸海域污染为海洋发展带来了新挑战。因此, “十五”  “十一五期间,为实现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我国海洋经济政策就更为强调和谐思想。在以人海和谐为显著特征的海洋经济政策指引下,我国相继建立24个国家级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修订出台《海洋环境保护法》,以及《海洋石油勘探开发环境保护管理条例》《关于建立完善毒洋环境保护沟通合作机制的框架协议》等一系列以和谐海洋为核心要义的规范性文件,并在重点海域建立健全生态红线制度、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这一时期我国海洋经济事业已迈入由追求高速增长向和谐稳健转型的深度调整期。党的十八大更是首次将“海洋强国”目标纳入国家大战略之中,我国全面迎来海洋经济发展的新阶段。

2 新时代以海洋强国为指向的海洋经济政策体系的丰富(2012年至今)

    建设海洋强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八大对建设海洋强国作出重大部署。新时代我国已经形成以海洋强国为指向的全面系统的海洋经济政策体系框架。

2.1多方联动:由沿海开放转向依海而富

    进入新时代,一带一路倡议已逐步由愿景变为现实。至2020年底,我国与丝路沿线国家中以丝路海运命名的航线增至70条,联盟成员从六十多家增至两百多家,集装箱吞吐量已逾400万标箱,品牌影响力不断彰显,规模和国际海运品牌影响力也持续扩大,推动了国内港口与丝路国家港口之间的贸易往来。至2021130日,我国已相继建立十八个自贸区和一个自贸港,并同140个国家和31个国际组织签署205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与此同时,我国中央政府发起成立了亚投行并出资设立丝路基金以支持“一带一路”建设,除国家丝路基金之外,我国各级政府也成立了多种地方性的丝路基金为丝路保驾护航。

2.2突破瓶颈:由开发海洋转向以海强国

    一方面,各涉海部门联合为十三五期间我国海洋事业规划了科学具体的发展路径,先后出台《全国海洋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全国海洋计量“十三五”发展规划》《全国海水利用“十三五”规划》等一系列发展规划性海洋经济政策。另一方面,我国政府也加大了对于攻关研发海洋关键技术与海洋共性技术的资金支持,主导建立了青岛蓝色硅谷海洋科技自主创新示范区以及14个以科技为导向的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并在多个沿海城市建设了一大批国家海洋生物产业服务平台和海洋药源生物种质资源库,还通过不断推进智慧海洋建设,实现了海洋产业与信息化产业的交互合作。与此同时,我国政府还全面加强了对于海洋资源开发利用的监管力度,出台《关于统筹推进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通过严管严控新增围填海和积极稳妥处理历史遗留问题,全面加强海洋监督管理力度,促进海洋资源集约开发利用与生态保护修复。

2.3统筹兼顾:由和谐海洋转向命运与共

    近年来由于受到来自陆域与海域的双重污染,我国近海生态环境不容乐观。因此要把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纳入海洋开发总布局之中,坚持开发和保护并重、污染防治和生态修复并举,科学合理开发利用海洋资源,维护海洋自然再生产能力。十八大以来,在中国海洋生态环境政策体系中,标准”“条例”“程序”“规程”“规范等都能够体现出政策工具的强制性,这种政策工具的强制性主要来源于海洋管理的专业性。例如: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的《海洋环境法》明确对重点海域污染物排放标准与排放总量作出了硬性要求;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滨海湿地保护严格管控围填海的通知》,明确提出要严格控制围填海造地数量,建立滨海湿地保护和围填海管控长效机制;自然资源部等多个部门出台《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行动计划》《全国海洋生态环境保护规划(2017-2020)》《关于调整海洋伏季休渔制度的通告》等一系列具体政策措施保护海洋生态环境;中央财政支持10个城市开展蓝色海湾整治行动;沿海各省(区、市)也相继制定和出台建设海上粮仓、海洋牧场、海洋主体功能区、海岸带保护修复工程、深化黄海跨区域浒苔绿潮灾害联防联控机制等多项地方性绿色海洋发展政策和举措。可以看出,这些海洋发展法规、政策、措施都有效强化了预防为主、保护优先的源头治理原则,转变了传统粗放的用海方式。2019年我国海水环境质量总体有所改善,近岸海域优良(一、二类)水质比例为76.6%,同比上升了5.3个百分点。

    此外,我国因历史、地理、科技和意识等原因,积累了较多的国际性海洋问题,然而,在国际海洋国土争端日益紧张的今天,海洋权益政策也成为推动我国海洋经济稳定发展的配套政策。因而只有世界各国通力合作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才能增进全世界人民共同的海洋福祉。

    总体来看,新时代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既强调陆海统筹与可持续发展并举,又兼具着综合性、全面性的特征。在以新时代海洋强国为指向的海洋经济政策引领下,2019年我国海洋生产总值超过8.9万亿元,同比增长6.2%,海洋市场总值十年间翻了一番(2010年全国海洋生产总值38439亿元)。海洋经济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9.1%,拉动国民经济增长0.6个百分点。海洋经济结构持续优化,海洋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智能船舶研发、绿色环保船舶建造取得新突破;以海洋生物医药、海水利用为代表的海洋新兴产业快速发展,增速达到7.7%,高于同期海洋经济增速1.5个百分点。涉海工业企业效益保持稳定,2019年我国重点监测的规模以上涉海工业企业营收利润率为10.1%,高于全国同期4.3个百分点。涉海市场主体数量大幅增长。我国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海运进出口总额比2018年增长4.6%。海洋对外贸易总体向好发展,2019年海运出口贸易总额为16601亿美元,比2018年增长0.2%

3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的历史经验及现实启示

    纵观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演进历程,可以看出,我国的海洋政策是不断向前发展的,与之相伴随的是思想观念的不断更新,在这一演进过程中可以得到如下历史经验及现实启示。

3.1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的保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共产党几代领导人在海洋经济政策探索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系列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海洋经济政策。改革开放前,我们党深切认识到海防与海权的重要性,当时我国的海洋政策更为侧重于海洋军事与海洋安全,坚决捍卫国家海权,强调向海图强以及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为我国海域的长治久安奠定基础。改革开放后,随着国际国内形势趋于稳定,中国共产党人又及时调转海洋经济发展航向,在不断总结历史经验的过程中与时俱进、开拓创新,打破传统思维定式,出台了许多彰显时代性的海洋经济政策,实现了海洋经济政策时效性与创新性的协同发展。新时代我国海洋经济政策体系作为我国海洋经济发展的最新成果,是中国共产党人在海洋经济发展的实践过程中不断突破原有发展模式,将海洋经济与对外开放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高新信息技术相结合并进行创造性的丰富和发展,开创了“一带一路”“陆海统筹”“海洋命运共同体”等多种海洋经济发展思路。

3.2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的基础:以人民为中心

    通过对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梳理,可以看出,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演进始终恪守着以人民为中心的海洋经济绿色发展理念。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经济发展水平比较低下,受此影响,在这个阶段,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着重强调在经济上的迅速扩大以快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21世纪初期,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但在这一阶段我国所达到的总体小康主要侧重于物质文明实现的小康,对海洋生态环境缺乏关注,因此,针对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下生态建设相对滞后所引发的一系列人海矛盾问题,和谐成为这一阶段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新特征。进入新时代,由于全面小康覆盖的领域要全面,是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全面发展的小康”,要实现“全面小康”这一阶段性目标,具体到海洋经济实践中,就是要协调海洋各领域全面和谐发展,统筹兼顾海洋发展的“质”与“量”。由此观之,在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的过程之中始终体现着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同时还展示了我国为推动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所做出的努力。

3.3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的精神内源:中国传统文化

    “解决好民族性问题,就有更强能力解决世界性问题;把中国实践总结好,就有更强能力为解决世界性问题提供思路和办法。中华民族传统思想文化源远流长。一方面,中华优秀传统思想文化的包容性和理性思维为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形成提供前提条件;另一方面,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发展又始终将中华优秀传统思想文化作为重要思想内源,从中汲取营养,例如基于我国古代大同思想提出的和谐海洋以及基于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提出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都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思想文化所进行的创新性发展,既延续了中华文明的精神血脉,又赋予传统思想文化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达形式,更推动我国海洋文化的软实力建设。

3.4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的活力来源:国际海洋合作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繁荣也需要中国”。“实践证明,过去40年中国经济发展是在开放条件下取得的,未来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也必须在更加开放条件下进行。由此观之,我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程度不断加深,我国海洋领域对外开放的深度与广度也在不断向纵深拓展,海洋经济政策的外向型特征也越来越显著。海洋本身的流动性和开放性,也决定着海洋经济发展需要国际化的视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提出的沿海开放”  “一带一路”  “海洋命运共同体”等,既反映了时代要求又有利于增进世界人民海洋福祉,体现着我国积极加入全球海洋治理并深入进行国际海洋合作的坚定意愿。

    总之,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演进过程看,我国海洋事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而从历史的角度认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历史演进,也就可以更加深刻地理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我国海洋经济政策发展进程中的应用与创新。在十四五规划背景下,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推进应当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海洋经济绿色发展理念,不断汲取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核,积极加入全球海洋治理并深入进行国际海洋合作。

 

摘自《中国国土资源经济》20217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

科技外事处 2021-09-08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海洋开放、开发程度越来越高以及海洋经济发展速度加快,党和政府根据改革发展需要制定出台一系列相关法规政策,对我国海洋经济活动进行宏观指导、协调与控制。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是党和政府通过对我国各类海洋经济活动的条件、动机、模式、规律进行总结与认识,以及对各种海洋经济现象与海洋经济问题进行分析与阐释之后,为实现海洋经济各环节与重要方面的阶段性发展目标而制定的海洋发展的路线纲领,这其中包括推动海洋经济发展的具体法律、条例、规定、办法、意见、决定、规划、通知等。有鉴于此,对我国海洋经济政策开展系统性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及现实意义。近年来,学术界围绕着我国海洋经济政策进行了可贵的探讨与研究。本文在吸收前人研究成果精华及对相关档案文献进行解读分析的基础上,将对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演进脉络及其演进的历史经验与现实启示作出系统性研究。

1 新时期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演进(1979-2011年)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一直都非常重视海洋经济发展,并逐渐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海洋经济政策体系。然而,在不同的国际与国内背景下,我国海洋经济政策也在不断演进的过程中呈现出鲜明的阶段性特征。

1.1我国海洋经济政策体系的确立

    改革开放初期,我国海洋经济政策在国际层面体现出鲜明的开放性特征。我国同日本、美国等海洋强国签署《中日贸易协定》《中日海运协定》《中美贸易关系协定》《中美海运协定》等一系列海洋贸易协定,与这些国家建立了正常的海上贸易关系。同时,我国在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城市、沿海经济开放区推出了一系列沿海开放的政策。由此观之,我国开放性海洋经济政策的确立既为我国海洋事业的发展开拓了世界市场,引进了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同时也推动着国际海洋领域的合作与发展。在国内层面,随着改革开放向纵深挺进,我国海洋经济政策调整也不再局限于政府的计划调节,市场化特征逐步显现,充分带动了海洋经济主体的自主性、积极性。譬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一方面国家放宽政策,在海洋领域实行多种形式的生产责任制,拓宽涉海企业的自主经营权限;另一方面国家还大幅度提高了水产品计划收购价格,同时允许计划外议价,改变了单一的计划收购、零售价格形式,开始了水产品价格的双轨制。在这些海洋经济政策影响之下,1986-1992年我国海洋生产总值持续增长,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也稳中有升,成为推动国民经济发展新的动力因素。

1.2我国海洋经济政策体系的发展

    20世纪90年代,随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正式生效,我国海洋经济政策也开始聚焦于海洋开发领域。在这一时期党和政府为了保证我国海洋工作能够合理有序开展,加强了对海洋开发的宏观规划与指导。1995年,国家计委、国家科委、国家海洋局联合发布《全国海洋开发规划》,目的是通过实施科技兴海以及海陆一体化开发,统筹各海区以及各类资源的综合开发,增进海洋开发综合效益。1996年,国家海洋局制定的《中国海洋21世纪议程》作为九五期间和21世纪初期我国海洋事业的指导性文件和行动纲领,它将海洋资源的可持续开发和保护作为主要领域,通过全面分析我国涉海事业发展遇到的机遇和挑战,提出了我国海洋事业的战略原则。19985月,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中国海洋事业的发展》,提出了合理开发利用海洋资源的海洋经济政策。20035月,国务院印发《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规划纲要》,这也是我国制定的第一个指导全国海洋经济发展的宏伟蓝图和纲领性文件。

    伴随海洋经济政策的发展演进,我国初步形成较为综合全面的海洋经济政策体系。2003年我国主要海洋产业总产值首次突破1万亿元。  “十五期末主要海洋产业增加值为7202亿元,比十五期初增长一倍,海洋产业增加值占国民经济的比重达到4.0%,比十五期初高出了0.6个百分点。

1.3我国海洋经济政策体系的推进

    21世纪以来,由于我国海洋开发范围与强度的不断扩大,传统粗放型发展模式造成的海洋环境问题特别是近岸海域污染为海洋发展带来了新挑战。因此, “十五”  “十一五期间,为实现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我国海洋经济政策就更为强调和谐思想。在以人海和谐为显著特征的海洋经济政策指引下,我国相继建立24个国家级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修订出台《海洋环境保护法》,以及《海洋石油勘探开发环境保护管理条例》《关于建立完善毒洋环境保护沟通合作机制的框架协议》等一系列以和谐海洋为核心要义的规范性文件,并在重点海域建立健全生态红线制度、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这一时期我国海洋经济事业已迈入由追求高速增长向和谐稳健转型的深度调整期。党的十八大更是首次将“海洋强国”目标纳入国家大战略之中,我国全面迎来海洋经济发展的新阶段。

2 新时代以海洋强国为指向的海洋经济政策体系的丰富(2012年至今)

    建设海洋强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八大对建设海洋强国作出重大部署。新时代我国已经形成以海洋强国为指向的全面系统的海洋经济政策体系框架。

2.1多方联动:由沿海开放转向依海而富

    进入新时代,一带一路倡议已逐步由愿景变为现实。至2020年底,我国与丝路沿线国家中以丝路海运命名的航线增至70条,联盟成员从六十多家增至两百多家,集装箱吞吐量已逾400万标箱,品牌影响力不断彰显,规模和国际海运品牌影响力也持续扩大,推动了国内港口与丝路国家港口之间的贸易往来。至2021130日,我国已相继建立十八个自贸区和一个自贸港,并同140个国家和31个国际组织签署205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与此同时,我国中央政府发起成立了亚投行并出资设立丝路基金以支持“一带一路”建设,除国家丝路基金之外,我国各级政府也成立了多种地方性的丝路基金为丝路保驾护航。

2.2突破瓶颈:由开发海洋转向以海强国

    一方面,各涉海部门联合为十三五期间我国海洋事业规划了科学具体的发展路径,先后出台《全国海洋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全国海洋计量“十三五”发展规划》《全国海水利用“十三五”规划》等一系列发展规划性海洋经济政策。另一方面,我国政府也加大了对于攻关研发海洋关键技术与海洋共性技术的资金支持,主导建立了青岛蓝色硅谷海洋科技自主创新示范区以及14个以科技为导向的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并在多个沿海城市建设了一大批国家海洋生物产业服务平台和海洋药源生物种质资源库,还通过不断推进智慧海洋建设,实现了海洋产业与信息化产业的交互合作。与此同时,我国政府还全面加强了对于海洋资源开发利用的监管力度,出台《关于统筹推进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通过严管严控新增围填海和积极稳妥处理历史遗留问题,全面加强海洋监督管理力度,促进海洋资源集约开发利用与生态保护修复。

2.3统筹兼顾:由和谐海洋转向命运与共

    近年来由于受到来自陆域与海域的双重污染,我国近海生态环境不容乐观。因此要把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纳入海洋开发总布局之中,坚持开发和保护并重、污染防治和生态修复并举,科学合理开发利用海洋资源,维护海洋自然再生产能力。十八大以来,在中国海洋生态环境政策体系中,标准”“条例”“程序”“规程”“规范等都能够体现出政策工具的强制性,这种政策工具的强制性主要来源于海洋管理的专业性。例如: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的《海洋环境法》明确对重点海域污染物排放标准与排放总量作出了硬性要求;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滨海湿地保护严格管控围填海的通知》,明确提出要严格控制围填海造地数量,建立滨海湿地保护和围填海管控长效机制;自然资源部等多个部门出台《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行动计划》《全国海洋生态环境保护规划(2017-2020)》《关于调整海洋伏季休渔制度的通告》等一系列具体政策措施保护海洋生态环境;中央财政支持10个城市开展蓝色海湾整治行动;沿海各省(区、市)也相继制定和出台建设海上粮仓、海洋牧场、海洋主体功能区、海岸带保护修复工程、深化黄海跨区域浒苔绿潮灾害联防联控机制等多项地方性绿色海洋发展政策和举措。可以看出,这些海洋发展法规、政策、措施都有效强化了预防为主、保护优先的源头治理原则,转变了传统粗放的用海方式。2019年我国海水环境质量总体有所改善,近岸海域优良(一、二类)水质比例为76.6%,同比上升了5.3个百分点。

    此外,我国因历史、地理、科技和意识等原因,积累了较多的国际性海洋问题,然而,在国际海洋国土争端日益紧张的今天,海洋权益政策也成为推动我国海洋经济稳定发展的配套政策。因而只有世界各国通力合作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才能增进全世界人民共同的海洋福祉。

    总体来看,新时代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既强调陆海统筹与可持续发展并举,又兼具着综合性、全面性的特征。在以新时代海洋强国为指向的海洋经济政策引领下,2019年我国海洋生产总值超过8.9万亿元,同比增长6.2%,海洋市场总值十年间翻了一番(2010年全国海洋生产总值38439亿元)。海洋经济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9.1%,拉动国民经济增长0.6个百分点。海洋经济结构持续优化,海洋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智能船舶研发、绿色环保船舶建造取得新突破;以海洋生物医药、海水利用为代表的海洋新兴产业快速发展,增速达到7.7%,高于同期海洋经济增速1.5个百分点。涉海工业企业效益保持稳定,2019年我国重点监测的规模以上涉海工业企业营收利润率为10.1%,高于全国同期4.3个百分点。涉海市场主体数量大幅增长。我国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海运进出口总额比2018年增长4.6%。海洋对外贸易总体向好发展,2019年海运出口贸易总额为16601亿美元,比2018年增长0.2%

3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的历史经验及现实启示

    纵观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演进历程,可以看出,我国的海洋政策是不断向前发展的,与之相伴随的是思想观念的不断更新,在这一演进过程中可以得到如下历史经验及现实启示。

3.1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的保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共产党几代领导人在海洋经济政策探索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系列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海洋经济政策。改革开放前,我们党深切认识到海防与海权的重要性,当时我国的海洋政策更为侧重于海洋军事与海洋安全,坚决捍卫国家海权,强调向海图强以及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为我国海域的长治久安奠定基础。改革开放后,随着国际国内形势趋于稳定,中国共产党人又及时调转海洋经济发展航向,在不断总结历史经验的过程中与时俱进、开拓创新,打破传统思维定式,出台了许多彰显时代性的海洋经济政策,实现了海洋经济政策时效性与创新性的协同发展。新时代我国海洋经济政策体系作为我国海洋经济发展的最新成果,是中国共产党人在海洋经济发展的实践过程中不断突破原有发展模式,将海洋经济与对外开放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高新信息技术相结合并进行创造性的丰富和发展,开创了“一带一路”“陆海统筹”“海洋命运共同体”等多种海洋经济发展思路。

3.2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的基础:以人民为中心

    通过对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梳理,可以看出,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演进始终恪守着以人民为中心的海洋经济绿色发展理念。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经济发展水平比较低下,受此影响,在这个阶段,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着重强调在经济上的迅速扩大以快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21世纪初期,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但在这一阶段我国所达到的总体小康主要侧重于物质文明实现的小康,对海洋生态环境缺乏关注,因此,针对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下生态建设相对滞后所引发的一系列人海矛盾问题,和谐成为这一阶段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新特征。进入新时代,由于全面小康覆盖的领域要全面,是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全面发展的小康”,要实现“全面小康”这一阶段性目标,具体到海洋经济实践中,就是要协调海洋各领域全面和谐发展,统筹兼顾海洋发展的“质”与“量”。由此观之,在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的过程之中始终体现着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同时还展示了我国为推动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所做出的努力。

3.3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的精神内源:中国传统文化

    “解决好民族性问题,就有更强能力解决世界性问题;把中国实践总结好,就有更强能力为解决世界性问题提供思路和办法。中华民族传统思想文化源远流长。一方面,中华优秀传统思想文化的包容性和理性思维为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形成提供前提条件;另一方面,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发展又始终将中华优秀传统思想文化作为重要思想内源,从中汲取营养,例如基于我国古代大同思想提出的和谐海洋以及基于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提出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都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思想文化所进行的创新性发展,既延续了中华文明的精神血脉,又赋予传统思想文化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达形式,更推动我国海洋文化的软实力建设。

3.4我国海洋经济政策演进的活力来源:国际海洋合作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繁荣也需要中国”。“实践证明,过去40年中国经济发展是在开放条件下取得的,未来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也必须在更加开放条件下进行。由此观之,我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程度不断加深,我国海洋领域对外开放的深度与广度也在不断向纵深拓展,海洋经济政策的外向型特征也越来越显著。海洋本身的流动性和开放性,也决定着海洋经济发展需要国际化的视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提出的沿海开放”  “一带一路”  “海洋命运共同体”等,既反映了时代要求又有利于增进世界人民海洋福祉,体现着我国积极加入全球海洋治理并深入进行国际海洋合作的坚定意愿。

    总之,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演进过程看,我国海洋事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而从历史的角度认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历史演进,也就可以更加深刻地理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我国海洋经济政策发展进程中的应用与创新。在十四五规划背景下,我国海洋经济政策的推进应当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海洋经济绿色发展理念,不断汲取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核,积极加入全球海洋治理并深入进行国际海洋合作。

 

摘自《中国国土资源经济》20217

半夜他强行挺进了我的体内,我想看一级片,白胖年轻妇女bbw,猫咪免费人成网站在线观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