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发展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科技发展
名称 我国矿业权市场统计现状与展望
发布机构 科技外事处 索引号 2189234/2021-01873
主题分类 科技发展 文号
发布日期 2021-09-22 主题词

我国矿业权市场统计现状与展望

发布日期:2021-09-22 16:04 信息来源:科技外事处 访问量:? 字体 :[ 大 ][ 中 ][ 小 ]

我国矿业权市场统计现状与展望

    矿产资源是经济社会发展所需要的重要物质基础,我国矿产资源属国家所有,且矿产资源的所有权与使用权相对分离,国家通过特定方式出让矿业权,实现对矿产资源的配置和维护国家所有者权益。矿业权人通过拥有的矿业权实施矿产资源的勘查开采。矿业权市场是反映矿业经济活跃程度的重要载体,对矿业权市场进行详细的统计分析能够为我国矿政管理提供重要的数据和理论支撑。

    前人对矿业权市场制度及矿业权出让形势等方面进行了研究。陈从喜等对矿业权市场建设制度的总体框架进行了设计,通过国内外对比研究等提出了要建立符合国际惯例,适应我国国情、矿情的矿业权市场运行框架体系。罗小利等对矿业权出让监测分析指标体系进行了研究,通过梳理现有矿业权出让制度,提出了矿业权出让监测和合规性分析指标体系,为进行矿业权出让监测分析和进一步完善矿业权出让监管制度提供了参考。李政等通过分析近年来金属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利用与矿业权市场的统计数据,对我国金属矿产资源勘查行业发展提出了展望和建议。本文通过总结研究我国矿业权市场的发展历程、现状,运用统计分析方法对矿业权市场进行详细研判,希望通过不同视角为我国矿业权市场的发展提供决策参考。

1 矿业权市场的定义及其范围

    市场是商品交换的场所以及由商品交换所联结起来的人与人之间各种经济关系的总和。当前我国矿业权市场主要包括:以国家为出让主体的矿业权一级市场,矿业权转让二级市场,以及提供各类服务的矿业权技术中介交易服务市场和矿业资本市场。

1.1矿业权一级出让市场

    矿业权,包括探矿权和采矿权两种形式。我国宪法和矿产资源法规定,矿产资源所有权归国家所有,并规定实行矿业权有偿取得制度。探矿权出让包括:申请在先、招标拍卖挂牌和协议三种方式。采矿权出让包括:探矿权转采矿权、招标拍卖挂牌和协议三种方式。

    我国矿业权出让方式政策经历了多次演变,也对我国矿业权市场有着深远的影响。改革开放之前,矿产资源勘查、开采由国家投资,地勘单位按照国家计划找矿,国家将矿产资源无偿划拨给国有矿山企业开采。1986年《矿产资源法》颁布之后,国家对矿业权以申请批准方式无偿出让。之后我国改革开放持续推进,矿产资源勘查、开采投资主体多元化,矿业权的无偿授予制度已越来越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1996年修正后的《矿产资源法》,建立了矿业权有偿取得制度,增加了矿业权招标出让,并对出让国家出资勘查并已探明矿产地的探矿权、采矿权,收取相应价款。2000年印发的《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进一步增加了矿业权拍卖出让。进入21世纪,矿业经济复苏,矿产品价格持续上涨,勘查、开采技术进步,某些矿产勘查风险很低,以申请批准方式出让,申请人容易获得超额收益,不利于维护国家权益。为此2006年印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矿业权出让管理的通知》奠定了当前的出让方式,以矿产资源自然赋存特点和以往地质工作程度为依据,对高风险类矿产以申请在先方式出让探矿权,对低风险类矿产以“招拍挂”等市场竞争方式出让探矿权,对无风险类矿产以招拍挂等市场竞争方式直接出让采矿权;同时,增加了协议出让方式,符合规定情形,经批准可以不实行招拍挂,以协议方式定向出让给投资主体。之后一段时期内,一些地方政府违规出让矿业权,擅自扩大协议出让矿业权范围,造成国家权益受损。2017年中办、国办印发的《矿业权出让制度改革方案》规定除特殊情形可以协议出让外,矿业权一律以招标拍卖挂牌方式出让,由市场判断勘查开采风险,决定矿业权出让收益。

1.2矿业权二级转让市场

    根据现行法律法规规定,矿业权转让是指矿业权人将矿业权转移的行为。矿业权二级转让市场的管理相对来说较为严格,其中探矿权转让需满足:(1)发证之日起满2年,或者满1年且提交经评审备案的普查以上工作程度的地质报告,或者经原登记管理机构组织审查并正式在勘查作业区内新发现可供进一步勘查或者开采的矿产资源;以协议方式取得探矿权的,5年内不得转让;(2)完成规定的最低勘查投入;(3)权属无争议;(4)已按照国家规定缴纳探矿权使用费和价款;(5)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规定的其他条件。采矿权转让需满足:(1)矿山企业投入采矿生产满1年;(2)权属无争议;(3)已按照国家规定缴纳采矿权使用费、价款以及矿产资源补偿费和资源税;(4)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规定的其他条件。国有企事业单位申请转让探矿权采矿权前,还应当征得企事业单位主管部门同意。矿业权人签订转让合同后,双方共同到审批登记机关办理相关手续。审批机关对申请转让的矿业权和受让人进行条件和资质审查,符合条件的,即可批准转让;否则告之矿业权人不可转让矿业权。

    由于矿业权转让的审批较为严格,同时矿产资源法律法规和相关制度文件未对矿山企业股权转让作出明确规定,部分矿业权人为规避审批通过股权转让的形式实现矿业权的“隐性转让”。矿山企业股权转让条件相对简单,主要涉及矿业权人为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两种类型,按照《公司法》等法律法规执行。其中,有限责任公司转让股权的,仅需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变更后30日内到原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办理股权变更登记;矿业权人为股份有限公司转让股权的,须在公司成立1年以后方能转让,且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每年不得转让超过其所持股份的25%,并且需公司股票上市满1年。

1.3矿业权技术中介交易服务市场

    矿业权市场的技术服务主要为政府或矿业权人提供地质勘查、储量核实等技术服务。2017921日《国务院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决定取消地质勘查资质审批,从事地质勘查活动不再有准入门槛限制,市场主体可以根据工作需要自行组织开展。在地质勘查活动中,有关市场主体需要遵守有关法律法规及标准规范要求,确保安全生产、保护生态、资源合理利用;探矿权人在具备相应勘查工作需要的人员、技术、装备等条件下,可以自行组织勘查,也可以在市场上购买勘查技术服务,委托具备勘查能力的单位进行勘查。矿业权中介服务主要包括:储量评审、矿业权评估等。矿业权评估和储量评审由中国矿业权评估师协会组织开展,目前我国已建立了矿业权评估师制度。当前我国有部分专业机构在做岩心测试等方面的工作,但是数量较少,且多服务于科研机构,从事勘探工程监理等方面的中介机构也较少,没有从事证券、投资、法律、会计、储量评审和矿业评估等一体化服务的综合性中介机构。

    矿业权交易服务主要通过矿业权交易有形市场实现。目前全国矿业权一级出让市场的交易服务已由发改委统一牵头,并纳入全国公共资源交易平台。

1.4矿业资本市场

    我国资本市场经过20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主板市场、二级市场、创业板市场、场外股权交易、产权交易市场等多层次市场体系。但国内没有专门开辟矿业资本市场、风险勘查资本市场。当前以探矿权为主要资产的勘查公司难以达到主板、中小企业板、创业板上市条件。矿产资源管理部门参与矿业资本市场的方式,主要体现在申请上市的公司的矿业权转让进行审查批准;对上市公司探矿权采矿权评估进行备案;应证监会要求提供矿业权人有关情况,协助证监会进行上市审查。

2 矿业权市场统计工作现状

    矿业权市场统计是自然资源部矿业权管理司的重点工作,也是落实自然资源部“两统一、一改革”职能的重要基础,相关工作一直以来都是矿产资源管理的重点,并从2012年开始延续至今。矿业权市场统计的数据基础是全国矿业权信息登记和发布系统。当前我国矿业权一级出让市场的管理工作处于较为成熟的状态,严格控制协议出让是当前管理的重点。矿业权二级转让市场还没有形成,以股权方式的隐性转让仍然存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较为突出。矿业权技术中介交易服务市场,在地质勘查、储量评审、矿业权评估等方面有了一定发展,但还没有形成很好的综合服务市场。在矿业资本市场方面,采矿权资本市场基本成熟,矿产品、能源和原材料可以进深沪交易所主板进行交易,煤炭板块、有色板块、黄金板块等主流板块也十分成熟,但探矿权风险勘查资本市场尚未起步。通过对矿业权市场各个方面的信息进行统计分析,能够较为全面地反映出我国矿业权市场的现状,为未来矿业权市场的发展提供重要的技术支持。

2.1矿业权一级出让市场统计现状

    截至2019年底,全国有效探矿权共12294个,登记面积315.2km2。其中,油气探矿权921个,非油气探矿权11373个。全国有效采矿权共39799个,登记面积25.5km2,设计生产规模153.2亿t/y。其中,油气采矿权797个,非油气采矿权39002个。2019年全国共出让探矿权527个,涉及面积1.4km2,出让收益255.7亿元;全国共出让采矿权1649个,涉及面积5235.5km2,新增设计生产规模12.3亿t/y,出让收益180.3亿元。

    2010-2019年,全国共出让探矿权11300个,受全球经济形势影响,整体呈下降趋势。总体而言,由于高风险类勘查项目居多,出让方式以申请在先为主,占60%以上。近年来,部分省(区、市)实行探矿权出让一律招拍挂,以申请在先方式出让的探矿权比例呈减少趋势。2019年以申请方式出让的探矿权共149个,仅占当年全部出让探矿权的28.3%;而2010年以申请方式出让的探矿权共1519个,占当年总出让数65.6%2019年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的探矿权共146个,占全部出让探矿权的27.7%;而2010年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的探矿权共643个,占当年总出让数27.8%

    2010-2019年,全国共出让采矿权29423个,受全球经济形势及蓝天保卫战等影响,整体呈下降趋势。总体而言,近十年来采矿权出让市场化配置程度较高,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的采矿权占总出让数的80%以上,2019年以协议方式出让的采矿权共31个,占当年全部出让采矿权的1.9%;而2010年以协议方式出让的采矿权共1016个,占当年总出让数12.5%2019年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的采矿权共1457个,占当年全部出让采矿权的89.8%;而2010年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的采矿权共6616个,占当年总出让数81.2%。市场化配置程度的在进一步提升中。

2.2矿业权二级转让市场统计现状

    2010-2019年,全国共转让探矿权4034个。2010年探矿权转让较为活跃,全国共转让1028个,占十年来总转让数的四分之一,其后连年下降,近几年来降至全年100个左右,2019年更是降至22个,而且转让的矿种集中在地热矿泉水等低风险矿种。探矿权转让下降较快的主要原因是矿业经济持续低迷,上游地勘市场受其影响更加没有动力持续投入风险勘查资金,资金投入减少导致没有新的探矿权发现,而优质探矿权更加趋于保持在自己手中,转让更加谨慎。

    2010-2019年,全国共转让采矿权12177个。2010-2014年采矿权转让维持在年转让1000个以上,其后连年下降,2017年降到近十年的最低,共转让629个。2019年采矿权转让有所回升,全年共转让827个,转让的矿种集中在砂石土类矿产,占总转让数的60%。采矿权转让呈持续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砂石土类矿产受环境等多种因素的影响。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区域多个省(区)持续关停露天开采的砂石土类矿,一方面砂石土类采矿权数量持续下降,另一方面砂石土价格高涨,砂石土类采矿权价值攀升,很多矿业权人倾向于自行持有,转让的意愿不高,同时采矿权价格太高,通过转让获得成本也持续增加。

2.3矿业权技术中介交易服务市场统计现状

    地勘资质取消后,相关市场行为还在重新整合中,目前还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而矿业权评估等中介服务工作主要由中国矿业权评估师协会组织开展。中国矿业权评估师协会是由矿业权评估师、矿业权评估机构以及与其相关的矿产储量评估、矿山地质测量、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咨询等机构或人员自愿组成的非营利性行业自律组织,业务主管单位为自然资源部。2019年,共有会员单位149家,个人会员2429人,单位会员来自全国矿业权评估机构和矿产资源储量评审机构,个人会员为矿业权评估师及矿产储量评估师。

    自然资源部《关于推进矿产资源管理改革若干事项的意见(试行)》提出“积极培育矿产资源储量评审市场服务体系”,对进一步推进市场化配置,促进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和矿业市场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矿产资源储量市场服务的主要内容包括:上市融资、并购重组及矿业权转让,对以矿业权作价出资或合作、矿业权抵押贷款和国有资产等公共利益事项及海外勘查开采等市场行为所涉及的矿产资源进行储量估算、评估、咨询、鉴定。相关工作正在由中国矿业权评估师协会积极开展中。

2.4矿业资本市场统计现状

    在我国目前证券市场上市公司行业分类中,尚没有专门的矿业板块。2013年开始,按照国民经济统计分类原则,沪深两市行业分类里单独划定了采矿业板块,对应之前统计分类的采掘业,具体细分为: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黑色金属矿采选业、有色金属矿采选业、非金属矿采选业、开采辅助活动、其他采矿业。截至2019年底,在沪深证券市场上市的采矿业公司的股票有78只,占上市公司总数的2.1%;市值29109亿元,占总市值的4.9%。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24只、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8只、黑色金属矿采选业8只、有色金属矿采选业30只、开采辅助活动8只。

3 矿业权市场统计工作展望

    统计学作为一个以部分抽样特性来推演整体特点的应用科学,其对事物发展规律掌握和对决策建立有着十分有效的促进作用。矿业权市场统计工作的进一步完善能够为全国矿政管理工作提供重要数据支撑,并为矿业权市场的发展建设提供重要的信息支持。当前矿业权市场统计工作已经取得了重要的进展,但仍然存在许多问题亟待解决。

3.1矿业权一级出让市场统计工作已经较为成熟,未来应重点关注战略性和砂石土矿产

    自然资源部《关于推进矿产资源管理改革若干事项的意见(试行)》提出了很多前瞻性的规定,如:自202051日起自然资源部负责石油、烃类天然气、页岩气、天然气水合物、放射性矿产、钨、稀土、锡、锑、钼、钴、锂、钾盐、晶质石墨14种重要战略性矿产的矿业权出让、登记。同时开展砂石土等直接出让采矿权的“净矿”出让。相关规定对矿业权市场统计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战略性矿产对国家国防安全、经济安全以及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等有重要影响和制约作用。而砂石土类矿产是我国国民经济基础建设的重要材料,同时砂石土类矿产的开采对生态环境有重要影响。对这几类矿产加强统计能够为相关政策的制定提供重要决策依据。

3.2矿业权二级转让市场统计工作应进一步加强

    二级市场的转让工作能够反映我国矿业权市场的活跃程度,但当前矿业权转让的审批较为严格,导致“隐性转让”现象突出。未来工作中,建议自然资源部矿政管理部门与工商管理部门及证券交易机构加强合作,针对矿业权相关企业通过多种变更方式进行充分沟通,加强相关内容的统计,为我国矿业权转让市场提供重要参考信息,也为我国未来矿业权转让市场建设提供重要决策依据。

3.3矿业权技术服务市场和矿业资本市场的统计工作应与相关管理部门加强信息共享

    矿业权技术服务市场的统计工作分散在自然资源部其他相关单位中,目前没有将相关指标纳入综合统计报表中,建议未来在统计报表制度的修订工作中加入相关内容,为社会提供权威的数据服务,同时也为管理部门提供决策依据。矿业资本市场统计工作目前相关证券交易机构只统计了一些基本的数据,详细的统计数据分散在各个上市公司的公开报告中,但相关工作的收集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建议未来矿政管理部门和证券机构加强合作,通过购买第三方服务的形式对矿业资本市场的数据加强分析研究,研判矿业市场的发展趋势,提出矿业市场发展建议。


摘自:《国土资源情报》2021年第1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我国矿业权市场统计现状与展望

科技外事处 2021-09-22

我国矿业权市场统计现状与展望

    矿产资源是经济社会发展所需要的重要物质基础,我国矿产资源属国家所有,且矿产资源的所有权与使用权相对分离,国家通过特定方式出让矿业权,实现对矿产资源的配置和维护国家所有者权益。矿业权人通过拥有的矿业权实施矿产资源的勘查开采。矿业权市场是反映矿业经济活跃程度的重要载体,对矿业权市场进行详细的统计分析能够为我国矿政管理提供重要的数据和理论支撑。

    前人对矿业权市场制度及矿业权出让形势等方面进行了研究。陈从喜等对矿业权市场建设制度的总体框架进行了设计,通过国内外对比研究等提出了要建立符合国际惯例,适应我国国情、矿情的矿业权市场运行框架体系。罗小利等对矿业权出让监测分析指标体系进行了研究,通过梳理现有矿业权出让制度,提出了矿业权出让监测和合规性分析指标体系,为进行矿业权出让监测分析和进一步完善矿业权出让监管制度提供了参考。李政等通过分析近年来金属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利用与矿业权市场的统计数据,对我国金属矿产资源勘查行业发展提出了展望和建议。本文通过总结研究我国矿业权市场的发展历程、现状,运用统计分析方法对矿业权市场进行详细研判,希望通过不同视角为我国矿业权市场的发展提供决策参考。

1 矿业权市场的定义及其范围

    市场是商品交换的场所以及由商品交换所联结起来的人与人之间各种经济关系的总和。当前我国矿业权市场主要包括:以国家为出让主体的矿业权一级市场,矿业权转让二级市场,以及提供各类服务的矿业权技术中介交易服务市场和矿业资本市场。

1.1矿业权一级出让市场

    矿业权,包括探矿权和采矿权两种形式。我国宪法和矿产资源法规定,矿产资源所有权归国家所有,并规定实行矿业权有偿取得制度。探矿权出让包括:申请在先、招标拍卖挂牌和协议三种方式。采矿权出让包括:探矿权转采矿权、招标拍卖挂牌和协议三种方式。

    我国矿业权出让方式政策经历了多次演变,也对我国矿业权市场有着深远的影响。改革开放之前,矿产资源勘查、开采由国家投资,地勘单位按照国家计划找矿,国家将矿产资源无偿划拨给国有矿山企业开采。1986年《矿产资源法》颁布之后,国家对矿业权以申请批准方式无偿出让。之后我国改革开放持续推进,矿产资源勘查、开采投资主体多元化,矿业权的无偿授予制度已越来越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1996年修正后的《矿产资源法》,建立了矿业权有偿取得制度,增加了矿业权招标出让,并对出让国家出资勘查并已探明矿产地的探矿权、采矿权,收取相应价款。2000年印发的《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进一步增加了矿业权拍卖出让。进入21世纪,矿业经济复苏,矿产品价格持续上涨,勘查、开采技术进步,某些矿产勘查风险很低,以申请批准方式出让,申请人容易获得超额收益,不利于维护国家权益。为此2006年印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矿业权出让管理的通知》奠定了当前的出让方式,以矿产资源自然赋存特点和以往地质工作程度为依据,对高风险类矿产以申请在先方式出让探矿权,对低风险类矿产以“招拍挂”等市场竞争方式出让探矿权,对无风险类矿产以招拍挂等市场竞争方式直接出让采矿权;同时,增加了协议出让方式,符合规定情形,经批准可以不实行招拍挂,以协议方式定向出让给投资主体。之后一段时期内,一些地方政府违规出让矿业权,擅自扩大协议出让矿业权范围,造成国家权益受损。2017年中办、国办印发的《矿业权出让制度改革方案》规定除特殊情形可以协议出让外,矿业权一律以招标拍卖挂牌方式出让,由市场判断勘查开采风险,决定矿业权出让收益。

1.2矿业权二级转让市场

    根据现行法律法规规定,矿业权转让是指矿业权人将矿业权转移的行为。矿业权二级转让市场的管理相对来说较为严格,其中探矿权转让需满足:(1)发证之日起满2年,或者满1年且提交经评审备案的普查以上工作程度的地质报告,或者经原登记管理机构组织审查并正式在勘查作业区内新发现可供进一步勘查或者开采的矿产资源;以协议方式取得探矿权的,5年内不得转让;(2)完成规定的最低勘查投入;(3)权属无争议;(4)已按照国家规定缴纳探矿权使用费和价款;(5)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规定的其他条件。采矿权转让需满足:(1)矿山企业投入采矿生产满1年;(2)权属无争议;(3)已按照国家规定缴纳采矿权使用费、价款以及矿产资源补偿费和资源税;(4)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规定的其他条件。国有企事业单位申请转让探矿权采矿权前,还应当征得企事业单位主管部门同意。矿业权人签订转让合同后,双方共同到审批登记机关办理相关手续。审批机关对申请转让的矿业权和受让人进行条件和资质审查,符合条件的,即可批准转让;否则告之矿业权人不可转让矿业权。

    由于矿业权转让的审批较为严格,同时矿产资源法律法规和相关制度文件未对矿山企业股权转让作出明确规定,部分矿业权人为规避审批通过股权转让的形式实现矿业权的“隐性转让”。矿山企业股权转让条件相对简单,主要涉及矿业权人为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两种类型,按照《公司法》等法律法规执行。其中,有限责任公司转让股权的,仅需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变更后30日内到原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办理股权变更登记;矿业权人为股份有限公司转让股权的,须在公司成立1年以后方能转让,且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每年不得转让超过其所持股份的25%,并且需公司股票上市满1年。

1.3矿业权技术中介交易服务市场

    矿业权市场的技术服务主要为政府或矿业权人提供地质勘查、储量核实等技术服务。2017921日《国务院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决定取消地质勘查资质审批,从事地质勘查活动不再有准入门槛限制,市场主体可以根据工作需要自行组织开展。在地质勘查活动中,有关市场主体需要遵守有关法律法规及标准规范要求,确保安全生产、保护生态、资源合理利用;探矿权人在具备相应勘查工作需要的人员、技术、装备等条件下,可以自行组织勘查,也可以在市场上购买勘查技术服务,委托具备勘查能力的单位进行勘查。矿业权中介服务主要包括:储量评审、矿业权评估等。矿业权评估和储量评审由中国矿业权评估师协会组织开展,目前我国已建立了矿业权评估师制度。当前我国有部分专业机构在做岩心测试等方面的工作,但是数量较少,且多服务于科研机构,从事勘探工程监理等方面的中介机构也较少,没有从事证券、投资、法律、会计、储量评审和矿业评估等一体化服务的综合性中介机构。

    矿业权交易服务主要通过矿业权交易有形市场实现。目前全国矿业权一级出让市场的交易服务已由发改委统一牵头,并纳入全国公共资源交易平台。

1.4矿业资本市场

    我国资本市场经过20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主板市场、二级市场、创业板市场、场外股权交易、产权交易市场等多层次市场体系。但国内没有专门开辟矿业资本市场、风险勘查资本市场。当前以探矿权为主要资产的勘查公司难以达到主板、中小企业板、创业板上市条件。矿产资源管理部门参与矿业资本市场的方式,主要体现在申请上市的公司的矿业权转让进行审查批准;对上市公司探矿权采矿权评估进行备案;应证监会要求提供矿业权人有关情况,协助证监会进行上市审查。

2 矿业权市场统计工作现状

    矿业权市场统计是自然资源部矿业权管理司的重点工作,也是落实自然资源部“两统一、一改革”职能的重要基础,相关工作一直以来都是矿产资源管理的重点,并从2012年开始延续至今。矿业权市场统计的数据基础是全国矿业权信息登记和发布系统。当前我国矿业权一级出让市场的管理工作处于较为成熟的状态,严格控制协议出让是当前管理的重点。矿业权二级转让市场还没有形成,以股权方式的隐性转让仍然存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较为突出。矿业权技术中介交易服务市场,在地质勘查、储量评审、矿业权评估等方面有了一定发展,但还没有形成很好的综合服务市场。在矿业资本市场方面,采矿权资本市场基本成熟,矿产品、能源和原材料可以进深沪交易所主板进行交易,煤炭板块、有色板块、黄金板块等主流板块也十分成熟,但探矿权风险勘查资本市场尚未起步。通过对矿业权市场各个方面的信息进行统计分析,能够较为全面地反映出我国矿业权市场的现状,为未来矿业权市场的发展提供重要的技术支持。

2.1矿业权一级出让市场统计现状

    截至2019年底,全国有效探矿权共12294个,登记面积315.2km2。其中,油气探矿权921个,非油气探矿权11373个。全国有效采矿权共39799个,登记面积25.5km2,设计生产规模153.2亿t/y。其中,油气采矿权797个,非油气采矿权39002个。2019年全国共出让探矿权527个,涉及面积1.4km2,出让收益255.7亿元;全国共出让采矿权1649个,涉及面积5235.5km2,新增设计生产规模12.3亿t/y,出让收益180.3亿元。

    2010-2019年,全国共出让探矿权11300个,受全球经济形势影响,整体呈下降趋势。总体而言,由于高风险类勘查项目居多,出让方式以申请在先为主,占60%以上。近年来,部分省(区、市)实行探矿权出让一律招拍挂,以申请在先方式出让的探矿权比例呈减少趋势。2019年以申请方式出让的探矿权共149个,仅占当年全部出让探矿权的28.3%;而2010年以申请方式出让的探矿权共1519个,占当年总出让数65.6%2019年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的探矿权共146个,占全部出让探矿权的27.7%;而2010年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的探矿权共643个,占当年总出让数27.8%

    2010-2019年,全国共出让采矿权29423个,受全球经济形势及蓝天保卫战等影响,整体呈下降趋势。总体而言,近十年来采矿权出让市场化配置程度较高,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的采矿权占总出让数的80%以上,2019年以协议方式出让的采矿权共31个,占当年全部出让采矿权的1.9%;而2010年以协议方式出让的采矿权共1016个,占当年总出让数12.5%2019年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的采矿权共1457个,占当年全部出让采矿权的89.8%;而2010年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的采矿权共6616个,占当年总出让数81.2%。市场化配置程度的在进一步提升中。

2.2矿业权二级转让市场统计现状

    2010-2019年,全国共转让探矿权4034个。2010年探矿权转让较为活跃,全国共转让1028个,占十年来总转让数的四分之一,其后连年下降,近几年来降至全年100个左右,2019年更是降至22个,而且转让的矿种集中在地热矿泉水等低风险矿种。探矿权转让下降较快的主要原因是矿业经济持续低迷,上游地勘市场受其影响更加没有动力持续投入风险勘查资金,资金投入减少导致没有新的探矿权发现,而优质探矿权更加趋于保持在自己手中,转让更加谨慎。

    2010-2019年,全国共转让采矿权12177个。2010-2014年采矿权转让维持在年转让1000个以上,其后连年下降,2017年降到近十年的最低,共转让629个。2019年采矿权转让有所回升,全年共转让827个,转让的矿种集中在砂石土类矿产,占总转让数的60%。采矿权转让呈持续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砂石土类矿产受环境等多种因素的影响。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区域多个省(区)持续关停露天开采的砂石土类矿,一方面砂石土类采矿权数量持续下降,另一方面砂石土价格高涨,砂石土类采矿权价值攀升,很多矿业权人倾向于自行持有,转让的意愿不高,同时采矿权价格太高,通过转让获得成本也持续增加。

2.3矿业权技术中介交易服务市场统计现状

    地勘资质取消后,相关市场行为还在重新整合中,目前还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而矿业权评估等中介服务工作主要由中国矿业权评估师协会组织开展。中国矿业权评估师协会是由矿业权评估师、矿业权评估机构以及与其相关的矿产储量评估、矿山地质测量、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咨询等机构或人员自愿组成的非营利性行业自律组织,业务主管单位为自然资源部。2019年,共有会员单位149家,个人会员2429人,单位会员来自全国矿业权评估机构和矿产资源储量评审机构,个人会员为矿业权评估师及矿产储量评估师。

    自然资源部《关于推进矿产资源管理改革若干事项的意见(试行)》提出“积极培育矿产资源储量评审市场服务体系”,对进一步推进市场化配置,促进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和矿业市场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矿产资源储量市场服务的主要内容包括:上市融资、并购重组及矿业权转让,对以矿业权作价出资或合作、矿业权抵押贷款和国有资产等公共利益事项及海外勘查开采等市场行为所涉及的矿产资源进行储量估算、评估、咨询、鉴定。相关工作正在由中国矿业权评估师协会积极开展中。

2.4矿业资本市场统计现状

    在我国目前证券市场上市公司行业分类中,尚没有专门的矿业板块。2013年开始,按照国民经济统计分类原则,沪深两市行业分类里单独划定了采矿业板块,对应之前统计分类的采掘业,具体细分为: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黑色金属矿采选业、有色金属矿采选业、非金属矿采选业、开采辅助活动、其他采矿业。截至2019年底,在沪深证券市场上市的采矿业公司的股票有78只,占上市公司总数的2.1%;市值29109亿元,占总市值的4.9%。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24只、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8只、黑色金属矿采选业8只、有色金属矿采选业30只、开采辅助活动8只。

3 矿业权市场统计工作展望

    统计学作为一个以部分抽样特性来推演整体特点的应用科学,其对事物发展规律掌握和对决策建立有着十分有效的促进作用。矿业权市场统计工作的进一步完善能够为全国矿政管理工作提供重要数据支撑,并为矿业权市场的发展建设提供重要的信息支持。当前矿业权市场统计工作已经取得了重要的进展,但仍然存在许多问题亟待解决。

3.1矿业权一级出让市场统计工作已经较为成熟,未来应重点关注战略性和砂石土矿产

    自然资源部《关于推进矿产资源管理改革若干事项的意见(试行)》提出了很多前瞻性的规定,如:自202051日起自然资源部负责石油、烃类天然气、页岩气、天然气水合物、放射性矿产、钨、稀土、锡、锑、钼、钴、锂、钾盐、晶质石墨14种重要战略性矿产的矿业权出让、登记。同时开展砂石土等直接出让采矿权的“净矿”出让。相关规定对矿业权市场统计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战略性矿产对国家国防安全、经济安全以及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等有重要影响和制约作用。而砂石土类矿产是我国国民经济基础建设的重要材料,同时砂石土类矿产的开采对生态环境有重要影响。对这几类矿产加强统计能够为相关政策的制定提供重要决策依据。

3.2矿业权二级转让市场统计工作应进一步加强

    二级市场的转让工作能够反映我国矿业权市场的活跃程度,但当前矿业权转让的审批较为严格,导致“隐性转让”现象突出。未来工作中,建议自然资源部矿政管理部门与工商管理部门及证券交易机构加强合作,针对矿业权相关企业通过多种变更方式进行充分沟通,加强相关内容的统计,为我国矿业权转让市场提供重要参考信息,也为我国未来矿业权转让市场建设提供重要决策依据。

3.3矿业权技术服务市场和矿业资本市场的统计工作应与相关管理部门加强信息共享

    矿业权技术服务市场的统计工作分散在自然资源部其他相关单位中,目前没有将相关指标纳入综合统计报表中,建议未来在统计报表制度的修订工作中加入相关内容,为社会提供权威的数据服务,同时也为管理部门提供决策依据。矿业资本市场统计工作目前相关证券交易机构只统计了一些基本的数据,详细的统计数据分散在各个上市公司的公开报告中,但相关工作的收集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建议未来矿政管理部门和证券机构加强合作,通过购买第三方服务的形式对矿业资本市场的数据加强分析研究,研判矿业市场的发展趋势,提出矿业市场发展建议。


摘自:《国土资源情报》2021年第1

半夜他强行挺进了我的体内,我想看一级片,白胖年轻妇女bbw,猫咪免费人成网站在线观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