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要闻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国务要闻

我科技人才队伍规模素质均大幅提高

发布日期:2021-08-30 09:08 信息来源:信息中心 访问量:? 字体 :[ 大 ][ 中 ][ 小 ]

《中国科技人才发展报告(2020)》发布
我科技人才队伍规模素质均大幅提高

全社会R&D人员全时当量年均增速超7%、连续多年居世界第一,本科及以上学历占比63.6%、高被引科学家升至世界第二……8月27日,《中国科技人才发展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在京发布,一连串数据对“十三五”以来我国科技人才工作的进展、成效进行了全面梳理,同时也未回避问题,对我国科技人才发展存在的难点痛点进行了客观分析。

R&D人员全时当量年均增速超7%

R&D人员是指单位内部从事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试验发展3类活动的人员。作为衡量科技人力投入的重要指标,R&D人员全时当量则是指全年90%以上工作时间从事R&D活动的人员的工作量与非全时人员按实际工作时间折算的工作量之和。

《报告》显示,“十三五”期间,我国R&D人员全时当量快速增长,年均增速超7%,从2016年的387.8万人年,增长到2020年的509.2万人年,连续多年居世界第一。一批领先团队和创新人才加快涌现,据2020年11月科睿唯安公司公布的2020年全球6167位高被引科学家名单,我国内地上榜人数达770人次,升至世界第二。

在人才结构上,《报告》显示,2019年,R&D人员中本科及以上学历人员占比达到63.6%,这一比例在2015年为50.5%。博士学历人员占比达到8.5%,与2018年相比有较大增长。企业R&D人员全时当量所占比重达到76.4%,成为研发人员集聚主体。

从年龄上看,过去五年,更多青年科技人才脱颖而出。统计显示,2019年国家自然科学奖获奖成果完成人的平均年龄为44.6岁,超过60%的完成人为年龄不足45岁的青年才俊,有7项成果的第一完成人年龄不到45岁,团队平均年龄不足45岁的项目有26项,占比56.5%,最年轻的团队平均年龄只有35岁。在领军人才上也是如此。2019年,中国科学院新增选院士64名,平均年龄为55.7岁,60岁(含)以下的占比达87.5%。

R&D人员投入强度加速但仍处落后水平

《报告》显示,作为科技大国,从国际上看,我国R&D人员总量近年来稳居世界首位。2019年,我国R&D人员全时当量是日本(2018年数据)的5.4倍,俄罗斯(2018年数据)的6.3倍。但具体来看,仍呈现一些结构性问题。

R&D研究人员是指R&D人员中具备中级及以上职称或博士学历(学位)的人员,主要负责新知识、新工艺等的构想创造或课题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以及R&D机构的高级管理人员。2019年,我国这部分人员的全时当量为211.0万人年,比2018年增加24.4万人年,“十三五”以来年均增速更提高至7.6%。但从R&D研究人员在R&D人员中的占比来看,我国R&D研究人员占比仅为43.9%,世界主要国家都在50.0%以上,韩国R&D研究人员占比高达81.5%。

国际上通常用每万名就业人员中R&D人员全时当量来测度一个国家R&D人员的投入强度,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全社会劳动人员的素质水平。《报告》指出,我国R&D人员投入强度近年持续增强,2019年达到62.0人年/万人,较2018年提升了9.7%,是2011年的1.6倍。同时,2019年R&D研究人员投入强度达27.2人年/万人,较2018年提升了12.9%,是2011年的1.6倍。

但这一指标在国际上仍处于落后水平。比较显示,丹麦、韩国等发达国家的万名就业人员中R&D人员数量是中国的3倍以上,我国的R&D人员投入强度仅高于土耳其等发展中国家。

科技部人才中心副主任陈宝明说:“从总体上看,我国科技人才发展仍然存在不足之处,科技人才队伍结构有待优化,R&D人员投入强度仍然较低,高端科技人才缺乏的问题仍然突出。”

科技人才区域分布失衡趋势越发凸显

科技人才分布关乎区域科技创新能力。《报告》统计显示,近年来,我国科技人才加速向东部及少数中西部中心城市聚集,东北和西部部分欠发达地区人才流失加剧。

我国R&D人员仍主要集中在经济较为发达的东部地区,东部10省市集中了全国65.6%的R&D人员;东北地区R&D人员占比最少,仅占全国的3.9%;中部6省和西部12省(区、市)R&D人员所占比重分别为17.8%和12.7%。

2015年以来,中部各省R&D人员增速较快,从2015年的63.2万人年增加到2019年的85.5万人年,年均增长率为7.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为中部崛起提供了有力的人才支撑。科技资源丰富的湖北和安徽表现尤为抢眼。西部区域内科技人才分布则呈现两极分化。R&D人员主要集中在川、陕、渝三省市,2019年,四川、陕西和重庆三省市的R&D人员全时当量之和约占西部12省区市R&D人员总量的63%。西部地区其他多个省份R&D人员较少。

《报告》还显示,2015—2019年,黑龙江和吉林两省R&D人员全时当量的年均增幅分别为-5.9%和-3.7%,辽宁则为4.0%,有所回升,但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记者 杨舒)

--摘自中国政府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我科技人才队伍规模素质均大幅提高

信息中心 2021-08-30

《中国科技人才发展报告(2020)》发布
我科技人才队伍规模素质均大幅提高

全社会R&D人员全时当量年均增速超7%、连续多年居世界第一,本科及以上学历占比63.6%、高被引科学家升至世界第二……8月27日,《中国科技人才发展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在京发布,一连串数据对“十三五”以来我国科技人才工作的进展、成效进行了全面梳理,同时也未回避问题,对我国科技人才发展存在的难点痛点进行了客观分析。

R&D人员全时当量年均增速超7%

R&D人员是指单位内部从事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试验发展3类活动的人员。作为衡量科技人力投入的重要指标,R&D人员全时当量则是指全年90%以上工作时间从事R&D活动的人员的工作量与非全时人员按实际工作时间折算的工作量之和。

《报告》显示,“十三五”期间,我国R&D人员全时当量快速增长,年均增速超7%,从2016年的387.8万人年,增长到2020年的509.2万人年,连续多年居世界第一。一批领先团队和创新人才加快涌现,据2020年11月科睿唯安公司公布的2020年全球6167位高被引科学家名单,我国内地上榜人数达770人次,升至世界第二。

在人才结构上,《报告》显示,2019年,R&D人员中本科及以上学历人员占比达到63.6%,这一比例在2015年为50.5%。博士学历人员占比达到8.5%,与2018年相比有较大增长。企业R&D人员全时当量所占比重达到76.4%,成为研发人员集聚主体。

从年龄上看,过去五年,更多青年科技人才脱颖而出。统计显示,2019年国家自然科学奖获奖成果完成人的平均年龄为44.6岁,超过60%的完成人为年龄不足45岁的青年才俊,有7项成果的第一完成人年龄不到45岁,团队平均年龄不足45岁的项目有26项,占比56.5%,最年轻的团队平均年龄只有35岁。在领军人才上也是如此。2019年,中国科学院新增选院士64名,平均年龄为55.7岁,60岁(含)以下的占比达87.5%。

R&D人员投入强度加速但仍处落后水平

《报告》显示,作为科技大国,从国际上看,我国R&D人员总量近年来稳居世界首位。2019年,我国R&D人员全时当量是日本(2018年数据)的5.4倍,俄罗斯(2018年数据)的6.3倍。但具体来看,仍呈现一些结构性问题。

R&D研究人员是指R&D人员中具备中级及以上职称或博士学历(学位)的人员,主要负责新知识、新工艺等的构想创造或课题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以及R&D机构的高级管理人员。2019年,我国这部分人员的全时当量为211.0万人年,比2018年增加24.4万人年,“十三五”以来年均增速更提高至7.6%。但从R&D研究人员在R&D人员中的占比来看,我国R&D研究人员占比仅为43.9%,世界主要国家都在50.0%以上,韩国R&D研究人员占比高达81.5%。

国际上通常用每万名就业人员中R&D人员全时当量来测度一个国家R&D人员的投入强度,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全社会劳动人员的素质水平。《报告》指出,我国R&D人员投入强度近年持续增强,2019年达到62.0人年/万人,较2018年提升了9.7%,是2011年的1.6倍。同时,2019年R&D研究人员投入强度达27.2人年/万人,较2018年提升了12.9%,是2011年的1.6倍。

但这一指标在国际上仍处于落后水平。比较显示,丹麦、韩国等发达国家的万名就业人员中R&D人员数量是中国的3倍以上,我国的R&D人员投入强度仅高于土耳其等发展中国家。

科技部人才中心副主任陈宝明说:“从总体上看,我国科技人才发展仍然存在不足之处,科技人才队伍结构有待优化,R&D人员投入强度仍然较低,高端科技人才缺乏的问题仍然突出。”

科技人才区域分布失衡趋势越发凸显

科技人才分布关乎区域科技创新能力。《报告》统计显示,近年来,我国科技人才加速向东部及少数中西部中心城市聚集,东北和西部部分欠发达地区人才流失加剧。

我国R&D人员仍主要集中在经济较为发达的东部地区,东部10省市集中了全国65.6%的R&D人员;东北地区R&D人员占比最少,仅占全国的3.9%;中部6省和西部12省(区、市)R&D人员所占比重分别为17.8%和12.7%。

2015年以来,中部各省R&D人员增速较快,从2015年的63.2万人年增加到2019年的85.5万人年,年均增长率为7.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为中部崛起提供了有力的人才支撑。科技资源丰富的湖北和安徽表现尤为抢眼。西部区域内科技人才分布则呈现两极分化。R&D人员主要集中在川、陕、渝三省市,2019年,四川、陕西和重庆三省市的R&D人员全时当量之和约占西部12省区市R&D人员总量的63%。西部地区其他多个省份R&D人员较少。

《报告》还显示,2015—2019年,黑龙江和吉林两省R&D人员全时当量的年均增幅分别为-5.9%和-3.7%,辽宁则为4.0%,有所回升,但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记者 杨舒)

半夜他强行挺进了我的体内,我想看一级片,白胖年轻妇女bbw,猫咪免费人成网站在线观看 网站地图